【深度好文】高層破天荒警告金融攻擊 中美大對決即將來臨

發表於 2015年11月27日
導讀: 近日,央行行長周小川罕見指出要防范境外對我國實施的金融攻擊。專家撰文指出,這意味著對中國布局多年后,美國將借美聯儲加息之際對中國發起金融戰爭,史無前例的大對決即將開啟。

11月25日,央行行長周小川在《人民日報》撰寫署名文章。文章主要談金融體制改革。一共談了6條,前面5條,主要是怎樣讓金融改革有效率、推動創新、促進普惠,這都是改革的題中之義。不過,第6條中,卻非常罕見地指出要“有效應對極端情況下境外對我實施金融攻擊或制裁”。以下為政經縱橫談的作者雷思海對此發表的看法。

高層首次談到金融攻擊
雖然只有短短一句話,但極其不同尋常。因為它反應的是高層對金融戰爭存在的認可,這并不容易。長期以來,在絕大部分市場派人士眼里,金融戰略是不存在的,金融戰爭更是子虛烏有,談金融戰略或者金融戰爭,就是陰謀論。這是中國貨幣當局最高層,第一次如此明確地指出,要防范"境外對我實施金融攻擊"。

懂的人都知道,在《人民日報》上撰寫的政策性文章,針對性都是非常強的,金融改革自然不必說,它是當下中國整個改革的一個中樞,金融改革活了,整個改革就順了。而防范外部對中國實施金融攻擊,這句話也必然不是輕易說的。

史無前例的大對決即將開啟
在當前世界政治經濟動蕩,美聯儲加息戰略即將啟動的前夜,中國貨幣政策掌門人的這句話,絕不是空穴來風。實際上,在巴黎恐怖襲擊,俄羅斯戰機被土耳其擊落,吸引全世界眼光,都以為黑天鵝來自中東、歐洲的時候,真正的黑天鵝正在從美國飛來。

那就是美聯儲非常有可能,在美國經濟復蘇緩慢,復蘇泡沫破滅之前,強行啟動加息,從而來一場為期5年的強勢美元大反轉。這將是一場將決定未來世界金融秩序的金融大對決,其最重要的對象,就是中國。這場大對決的邏輯與后果,筆者在2013年的訪談中,就曾經談到。這些預測今天基本都成為事實。

美國對中國布局多年
首先來看看,為什么美國金融大對決的對象鎖定中國。(美國的布局)不僅僅是貨幣政策上的,而是全面的,從地緣政治,到經濟、貿易、貨幣政策,甚至是輿論引導等諸多方面。而所有這些布局,最重要的對象就是中國。

地緣政治方面,首先是戰略東移。從伊拉克與阿富汗撤軍后,美國省出了1200億美元的軍費,但美國實際軍費2012年與2013年都沒減少,實際上等于增加了近千億美元軍費,這些資源都拿到了西太平洋地區,主要是針對中國。其次,是重返東南亞。2009年美國當時的國務卿希拉里提出的,這個政策的主要目標,是要打掉人民幣國際化的后院。

第二,在釣魚島問題上,美日顯示了默契。同時在貨幣政策上相互配合。美國默許日元大貶值,套住了中國3000億美元的日本國債,中國外匯這一塊就浮虧600億美元(實際是長套了,這3000億元套現的話,浮虧就變實虧)。

第三,美國搞跨太平洋合作伙伴關系(TPP),卻惟獨排除中國,這是試圖阻止中國與周邊國家經濟的進一步融合。

第四,從2005年以來,美國一直采取各種手段壓迫人民幣升值,到目前為止,人民幣對美元升值已經達到20%左右,升值引導熱錢進入,助推中國資產泡沫。而對其他貨幣,美國則默許之貶值,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只有中國享受了美國這樣的全面深入的布局。歐元區、日本,包括俄羅斯,都沒有享受到美國這樣的待遇,所以我們可以下結論,美國這場金融戰爭,就是針對中國而來,這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對決。

其實,從美聯儲在2013年的沙盤推演來看,它也知道,在美國經濟虛假復蘇的情況下,強行加息可能會給美國首先帶來金融風暴。美聯儲曾為此做過最壞的假設:美國經濟負增長3%,失業率上升到13%,美股腰斬,房價下跌20-30%。但是,美聯儲依然要冒險一試。因為,美國沒有別的辦法。

美國為什么需要一場金融戰爭?
美國需要解決其近700萬億美元金融資產的利潤來源問題。目前,把各種金融衍生品加進去(如CDS,利率互換等等),美國的金融資產近700萬億美元,這700萬億美元,即使按照一年1%的利潤要求,也需要每年7萬億美元的利潤來支撐,否則就要出問題。

金融本身并不產生利潤,它的利潤來源最終是要依靠實體經濟產生。2013年,美國GDP是15.6萬億美元左右,實體經濟不到一半,也就7萬億美元左右,實體經濟每年7萬億美元左右的GDP,如何產生7萬億美元的利潤?顯然,美國需要外部實體經濟,來為其金融資產提供利潤來源。外部最大的實體經濟單一國家,就是中國。這正是美國提出中美國G2構想的原因,實質是希望為美國金融資產的利潤來源,找到一個寄生體。但中國已經拒絕了'中國生產,美國消費'的G2模式。

所以美國需要一場金融危機,來金融擊垮中國,最好讓中國經濟經歷失去的5年,甚至10年,從而為美國資本大規模地廉價收購中國資產創造條件,也就是從外部解決其龐大的金融資產的利潤來源問題。

迫不得已的另外一個方面,是目前美國的貨幣寬松政策,對美國GDP的提升作用,將在2015年前后失去效用。這一點日本是前車之鑒,日本經濟泡沫在1989年底破滅后,依然通過貨幣寬松政策維持了5年多的經濟增長,其GDP在1995年達到頂點,隨后進入失去的15年。

美國今天的貨幣寬松政策,搞的是日本當年的一套。貨幣寬松對其經濟總量增長的效用,將在2015年前后歸零。為了避免日本長期通縮與經濟停滯的命運,美國將不得不搞一場傷人一千,自傷八百的金融大對決。在這方面,美國有日本無法比擬的優勢。

2013年的預測或將很快成為現實
很多人把中國比日本,認為中國即將資產泡沫大破滅,人民幣要大貶值,中國經濟要經歷失去的10年。這確實有可能,也是美日等國所期待的。不過,實際上,今天還有另外一個國家,更可能成為日本,那就是美國。美國很有可能重演日本失去的10年。目前,美國的貨幣寬松政策,對經濟增長的推動作用,效用已經接近于零。這個和日本當初經過近6年的貨幣寬松之后,效用為零的過程,是大致差不多的。不過,美國時間稍微長一點。

美國需要在世界看清這個現實之前,啟動加息進程,從而繼續維持美國經濟向好的神話。在這個神話的光環下,來一場金融大對決,引導全球資本向美國逆向大流動,最終為美國資本洗劫全球完成鋪墊。2013年時候,筆者預測美聯儲可能在2015年12月啟動加息,現在來看,這一切正很快要成為現實。

歐洲與中東局勢給美國帶來短期機會
雖然中長期來看,巴黎恐怖襲擊、土耳其擊落俄羅斯戰機,會引起歐洲大國格局的重大變化,會讓美國中長期將不得不調整其重亞輕歐的戰略。

但是,短期來看,歐洲之亂以及中東之亂,則又有利于資金選擇美國避險,而這則為美聯儲加息創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對美聯儲來說,是溫和利好。因為,加息戰略只有在成功引導外資承接美國資產的情況下,才能取得成功,否則必然會引起美國股市與房地產大跌。

在之前文章當中,我曾經談到,“美聯儲主席耶倫所說的加息不加要看中國”這句話,大家不要理解錯了。美聯儲不是要等中國經濟數據好了,再考慮加息,而是要等到中國經濟數據壞到一定程度,等中國的資本外逃到臨界點的位置,就會啟動加息從而推進強勢美元戰略。

因為沒有中國經濟的崩潰,強勢美元戰略就拉不起來,美元就有可能在103點的位置構筑雙頂,那對美國是非常不利的,會直接開啟美國失去的十年。

中國股災,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美聯儲本來是想等待中國經濟進一步惡化的信號的,尤其是在股災之后,中國資本一度大幅度外流,人民幣貶值預期迅速放大,一度對中國經濟的擔心影響整個世界,美國媒體都在計算中國外儲還能頂幾個月。

不過,慶幸的是,中國穩住了,匯金證金花了1.5萬億左右,砸入市場,穩住了股市,重新開啟了慢牛,也就穩住了匯率,因為股市有賺錢效應的話,外資就不會輕易流出。這點,大家不妨回憶今年股災之前,很多聽信人民幣將大貶值的人,后悔把人民幣換了美元,不但利息低,還錯過了當時的牛市,最后終于還是換回人民幣,準備殺入股市。

現在,中國慢牛重新開啟,而證金與匯金則是這個慢牛的最大主力,相信在慢牛戰略需求消失之前,它不會砸自己的盤的。當然,有人想搞瘋牛,它就會出來糾正一下。這也算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吧。股災與國家隊入市,不僅給慢牛定心丸,還順帶打掉了吃里扒外的一些資金,包括地下錢莊,今年澳門GDP增長連續兩個季度下跌20%左右,原因之一,就是地下錢莊的生意被掐了。

最大的事情在美國
可以認為,當前的股市慢牛給了中國抵御強勢美元戰略的最好武器。雖然當前,并不是美聯儲加息的最好時機。但是,美聯儲已經等不到合適的時機了,因此破釜沉舟是極其可能的。金融大對決的按鈕,隨時可能會按下。未來2個月,最大的事情,不在歐洲,不在中東,而在美國。

原文出自政經縱橫談,金十新聞略有改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