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难见天日 2020年之前合约价低于50美元
发表于 2016年01月11日
导读: 国际原油价格上周连跌五个交易日,累积跌幅达10%。令人惊讶的是,2018年及之后的原油期货也一反常态地重挫,远至2024年的所有期货合约都不超过每桶54美元。这表明,市场对石油行业前景的悲观看法越来越浓,油市短期内恐难拨云见日。

上周推动油价下跌的乌云愈发阴沉,而这似乎并不只是短期现象。在即期原油期货价格大跌10%之际,2018年及之后的原油期货也一反常态地重挫,这表明市场对石油行业长期前景的悲观看法越来越浓。

2019年底之前的美国原油期货目前不到每桶50美元,多数页岩油钻探商都难以在这一价位实现盈利。目前远至2024年的所有期货合约都不超过每桶54美元。就在几个月前,许多分析师和管理人员还预期,几年内油价将反弹到至少60美元。

但在这波不同寻常的跌势中,长期前景恶化速度与短期基本面几乎差不多,因为越来越多投资者开始认同高盛的观点,即油市低迷持续时间将远超所有人的预期。法国兴业银行全球油市研究主管魏特纳(Michael Wittner)表示,

“油价崩跌表明交易员在继续消化全球供应过剩问题非常严重的看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解决这一问题。”

近月WTI期货上周周线下跌3.6美元,周五结算价报每桶33.16美元;2017年12月合约下跌2.66美元或5.6%至每桶45.02美元,同时2018年合约则是下跌2.69美元或5.3%至每桶48.05美元,这波异常剧烈的跌势使得这两个远期合约都创下低点。

锚定效应消失

虽然中长期合约的流动性较差,但通常波动程度不会像近月合约这样剧烈,且往往对于导致油市波动的短期因素,如库存增加、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以及金融市场波动等不太敏感。

中长期合约往往被视为长期供需基本面的较佳指标,可以粗略评估产油的边际成本,并可点出产业景气循环均值回归(也就是价格最终会向均值靠拢)的时点。

举例来说,七年前上一波油价崩盘至低点,2009年1月初的近月合约在一个月内下跌超过15%,但当时一年以上的中长期合约价格跌幅不超过2%。当时正价差(远月合约价格高于近月价格)的幅度要大上许多。

去年及今年年初的状况并非如此,有很大程度是因为在沙特拒绝减产之后,来自资源丰富的美国页岩油钻探业者意外坚持下去。在全球市场上,美国页岩油业者实质属于摇摆生产商(swing producers)。

为摆脱油价大跌造成的影响,他们降低开采成本和提高效率的步伐超过预期。根据富国对40几家美国能源企业的调查,页岩油生产商的平均盈亏平衡成本现在约为每桶47美元,低于此前预估的每桶60美元上方水平。Mobius Risk Group主管研究和分析的副总裁邵瑟(John Saucer)表示,

“我们发现,过去18到20个月中他们的效率提高了,降低了盈亏平衡价格。这将影响到油价曲线并将降低对未来油价的预期。”

某些企业会利用长天期期货合约保护未来几个月或几年的营收。然而在本周,没有迹象显示他们在市场中有所行动,表明市场的走势更多是受到投资者推动。

高盛在本周召开闭门能源会议后发表的研究报告称,目前钻探业者尚未完全接受油价将在一段时间内徘徊在每桶50美元下方的看法。

“投资者预期生产商会出现恐慌,但后者反应敏捷,市场清晰度反而低于预期。”

一些对冲基金也投资远期市场,但情况并不好。CNBC本周报导称,业内最出名的油市多头Andrew Hall去年亏了35%。

买家稀少

诚然,远期油市不再像以往那样具有指示作用,部分原因在于流动性下降。

本周交易活动相当平均,说明仓位变化比较温和。2017年12月期货一天交易量约为9000手,低于12月初水平。而数据显示,近月2月期货每天换手量超过50万手。魏特纳称,

“期限越远流动性越低。不需要很多人卖出,就能看到价位变化。”

之前银行和基金提供了较长期合约的流动性,金融改革举措迫使它们撤出后,市场的性质发生变化,是导致流动性不足的重要原因,令远期合约更易受到近期合约波动的影响。

本周一两油走低,WTI原油跌幅一度接近2%,报32.28美元/桶,布伦特原油一度跌逾2.5%,报32.47美元/桶。

原文出自路透,金十新闻略作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