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連鎖貨幣貶值壓力來臨?新興市場開啟貨幣保衛戰
發表於 2016年01月13日
導讀: 隨著原油價格跌至12年低位、人民幣貶值及全球股市大跌,在匯率釘住美元的沙特阿拉伯等國的期貨市場,押注貨幣貶值的動向正在擴大。貨幣貶值的連鎖反應已擴大至全球。

由于受油價走低正在加速的影響,產油國貨幣面臨的做空壓力正在進一步加強。在匯率釘住美元的沙特阿拉伯等國的期貨市場,押注貨幣貶值的動向正在擴大。此外,最近的人民幣貶值也對做空起到推動作用。沙特當局否認匯率貶值,但市場已經意識到貨幣貶值的連鎖反應擴大至全球的風險。

沙特貨幣局(央行)1月11日發出了罕見聲明稱“將采用包括外匯儲備在內的全部貨幣政策手段,維持目前匯率制”。原油基本上以美元進行結算交易,沙特、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AE)和阿曼等產油國很多都采用了使本國貨幣釘住美元的釘住匯率制。

沙特自1986年以來,將匯率定為1美元兌3.75里亞爾。但是,國外還存在針對將來外匯合約進行交易的期貨市場,可以觀測每天的匯率波動。最近有觀點認為釘住匯率制有可能瓦解,1年后的匯率一度變為1美元兌3.85里亞爾左右,里亞爾的匯率降至歷史最低水平。

有觀點擔心隨著原油銷售收入的減少,沙特的財政赤字將擴大,這正在加劇貨幣面臨的做空壓力。此外,為維持釘住匯率制而買入貨幣的能力也在下滑。沙特的外匯儲備截至2015年11月底降至2.38萬億里亞爾,相比2014年夏季頂峰時減少了15%。

隨著美國啟動加息,未來的美元升值預期不斷升溫。采用浮動匯率制的俄羅斯等產油國正面臨貨幣大幅貶值。荷蘭金融巨頭荷蘭合作銀行(RABO BANK)的彼得·馬蒂斯(Piotr Matys)表示擔憂稱,“在最糟糕情況下,有可能貶值至100盧布左右”。此外,巴西雷亞爾目前也在加速貶值。

經濟基礎脆弱的產油國正在被迫采取下調匯率等痛苦的應對舉措。安哥拉1月上旬大幅下調了貨幣“寬扎”的對美元匯率。2015年12月下旬,阿塞拜疆也轉向了浮動匯率制。

關于產油國貨幣,認為中國正在容忍人民幣貶值的看法也易于引發跟風拋售,這導致當局的政策應對日趨困難。如果投機性拋售膨脹,沙特等國難以維持釘住匯率制,有可能在全球范圍內引發貨幣貶值的連鎖反應。

在1990年代的亞洲,對沖基金曾瞄準采用釘住匯率制的國家的貨幣,進行了投機性做空。由于無法支撐本國貨幣,各國被迫進行大幅貨幣貶值,結果陷入了嚴重混亂。

人民幣最近的貶值也使全球投資者的擔憂提升到一個新的層面上:所謂亞洲四小龍中的三個經濟體——韓國、新加坡和中國臺灣地區的貨幣也可能貶值。多名外匯專家表示,如果擔憂成真,那么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將會進一步調低。隨著一度高速發展的中國經濟開始放緩,全球經濟增速預期已經被下調。

近期美元走勢堅挺,加上油價與其他大宗商品價格大幅下跌,巴西、土耳其、南非等脆弱的新興市場經濟體已經受到沖擊。自2011年年中以來,美元兌巴西雷亞爾與南非蘭特已升值130%。

發展較為迅速的亞洲國家(包括印度)貨幣基本未受到影響,這得益于它們更好的經濟表現,以及它們積累大量外匯儲備的能力。然而,在日本與中國大陸等制造業競爭對手的匯率走軟之際,上述亞洲經濟體的貨幣保持強勢導致其出口大幅減少,而出口正是它們幾十年來的經濟命脈。

原文出自日經中文網,金十數據有所刪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