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央行的新年愿望:本幣貶值 市場熱議貨幣戰是否已爆發
發表於 2016年01月12日
導讀: 新一年人民幣大幅貶值牽動了全球市場的心。除了中國,全球還有許多國家的央行都已經讓或在考慮讓本幣貶值,從而促使本國經濟發展。對于貨幣貶值的影響及貨幣戰是否已爆發,分析師們都有著自己的見解。

全世界的央行可能都在共享同一個新年愿望:本幣貶值。無論是已經通告天下,還是心照不宣,在其他刺激工具業已用盡或是未能產生應有效果的情況下,決策者們似乎紛紛轉向了壓低匯率之路,希望藉此提振需求和通脹。

新年伊始,人民幣再次大幅貶值,自去年“811”匯改以來短短五個月時間里第二次震撼了全球市場。與此同時,瑞典央行公開表示,它已做好干預市場、遏制瑞典克郎漲勢的準備,瑞士央行行長喬丹(Thomas Jordan)則在取消瑞郎匯率上限近一年后重新作出了限制瑞郎漲勢的承諾。

匯率問題在其他世界主要國家和地區央行官員的心中也占據著首要位置。盡管美聯儲已于上個月上調了利率,但是包括副主席費希爾在內多名美聯儲官員都曾表示,2014年年中以來的美元漲勢之前束縛了他們的手腳。

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上個月宣布加大刺激力度時曾表示,歐元匯率“對于價格穩定和增長至關重要。”日元走高可能會迫使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考慮推出更多的量化寬松措施,英國央行行長卡尼在去年英鎊隨英國可能會步美聯儲后塵很快上調利率的市場預期推動下持續上揚后,政策立場開始轉向了溫和。德國裕信銀行首席全球經濟學家尼爾森(Erik Nielsen)在周日給客戶的報告中如此說:

“眼下新生出了一種“無名有實的全球性匯率目標體系,這種由全球許多央行在沒有相互協調的情況下悄然構建起的體系給市場和企業帶來了額外的破壞性動蕩和不確定性。” 

鑒于匯率下降帶來的好處有可能會被貿易競爭對手的增長下滑所抵消,這種被尼爾森稱作“管理下浮動”的匯率體系有可能會給世界經濟帶來始料未及的負面影響。

并非所有央行都想壓低本幣匯率。墨西哥和哥倫比亞就希望本幣走強,而南非南特跌至紀錄低點則促使市場猜測南非央行會就此作出應對之舉。在就貨幣戰爭是否已經爆發而進行辯論時,Brown Brothers Harriman & Co的全球外匯策略主管錢德勒(Marc Chandle)稱,眼下美元趨勢依然維持上行,日元在過去六個月中表現好于其他對手,至于人民幣,按貿易加權匯率指標衡量,跌幅并不是那么大。他說:

“每次一個國家為提振本國經濟而放松貨幣政策并導致本幣貶值時,指責其以鄰為壑并不公平。降息并非零和游戲,那有助于增強國內需求,其中也包括一些對外國商品和服務的需求。”

不過,在匯豐控股策略師們依然考慮了反饋回路問題。他們預計,外匯交易員對利率預期的敏感度目前已達到了15年來的最高水平。那也就意味著,任何一家想要收緊貨幣政策的央行都會遭遇本幣升值問題,進而遭遇反通脹力量的阻擊,從而促使其重新考慮最初的計劃。就美聯儲而言,匯豐說,計劃中的四次加息可能會因此而減少到兩次。策略師布魯姆(David Bloom)稱:

“貨幣政策正常化若要取得成功,恐怕需要等到世界主要經濟體能夠同時收緊貨幣政策。貨幣匯率會使貌似合理的未來利率路徑受到束縛。在我們看來,眼下的風險是一系列政策的不斷升級,而其中本幣貶值至少是目的之一。”

原文出自新浪財經,金十新聞略有改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