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美元潮”或再現“大媽搶金”情景 換美元能保值嗎?
發表於 2016年01月12日
導讀: 上一周全世界都在關注中國人民幣的快速貶值,貶值憂慮引發全國多地購買美元類資產的投資者迅速增多,分析人士稱此次換美元潮可與此前“大媽搶金”相比。然而大媽搶金為增值,換美元為保值。這次羊群效應,值嗎?

近日隨著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下跌,全國多地購買美元類資產的投資者迅速增多。由于購匯過于火爆,部分地區的銀行網點甚至采取了一些限制措施。周二(1月12日)《新京報》發表評論指出單純的持有美元并不是無風險套利,就算有收益,也不會太大,而參與美國資本市場實際上風險更大。

評論稱,如果人民幣能夠買到更多的歐元、英鎊、日元等,對美元匯率的走低實際上并不會影響到人民幣的幣值,居民手上人民幣的全球性購買力并未受到影響。

2015年,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貶值5.87%,全年外匯儲備減少5127億美元,是自1992年以來首次下滑。盡管外匯儲備的減少基于多種原因,但超過5000億美元的名義降幅確實令市場吃驚。進入2016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貶值更加明顯,尤其剛剛公布的2015年12月經濟數據顯示,12月外匯儲備減少1079億美元,再創新高。

無論從人民幣對美元貶值的實際數據,還是外匯儲備大幅減少帶來的預期影響,國內民眾對人民幣貶值的擔憂開始加劇,正如當年大媽抄底黃金引發熱潮一樣,這一次的“換美元”潮似乎再一次激起羊群效應。

當然,跟2013年中國大媽大舉買入黃金以期獲得“增值”收益略有不同,當前民眾對“美元”的需求基本上都是出于“保值”的目的。但這種“保值”實際上更多的是來自對人民幣“貶值”的不了解。

外匯市場跟商品市場有很大的不同,人民幣升值或貶值,不僅要靠對美元匯率走勢,還需要看其實際購買力。如果人民幣能夠買到更多的歐元、英鎊、日元等,對美元匯率的走低實際上并不會影響到人民幣的幣值。

與俄羅斯盧布、阿根廷比索、南非蘭特、巴西雷亞爾等相比,人民幣計價的國內物價目前依然十分穩定,并未因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而出現上漲。就在人民幣兌美元出現貶值的最近兩年,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2014年和2015年分別上升6%、2.79%,人民幣相對全球一攬子貨幣來說,其購買力依然在上升而非下降。

關于換美元能否真的對沖掉人民幣貶值風險的問題,首先要搞清楚人民幣貶值的兩個前提。第一,以人民幣計價的物價處在上升區間;第二,去境外旅游、購物、投資、上學等成本顯著升高

關于第一個,目前看,中國的物價指數并不高,上個月CPI為1.6%,按照各銀行利率上浮數據,大部分銀行一年期定存的利率最低的也超過1.8%,更不要說諸多穩健的理財品種了。關于第二個,如果你境外購物、旅游、投資和上學的目的地并不是在美國,而是在歐洲或其他國家,目前持有人民依然是占有優勢的。

按照目前中國的外匯儲備規模,以及整體經濟體量,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存在大幅貶值的基礎,人民幣自去年12月中旬開始,“脫鉤”美元,這才導致了近一個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出現了非常明顯的貶值。

但從另一方面看,自去年三月份至今,美國不僅在加速收緊貨幣,還啟動了加息措施,可是美元指數并沒有出現持續走高的行情,而是保持在100以內波動。美元真正大幅升值是在2014年5月至2015年3月初,大約升值了25%。如果僅僅是沖著單純的持有美元而去,投資者可能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機,面臨踏錯節奏的風險。

此外,如果是想要介入美元資產的投資,要知道在美元緊縮的背景之下,去年美國道瓊斯指數全年下跌2.3%,為2008年以來最差年度表現,國債市場波動加大,高收益債券風險已接近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

也就是說,單純的持有美元并不是無風險套利,就算有收益,也不會太大,而參與美國資本市場實際上風險更大。其實,換美元其實就是賭匯率。正如法興銀行指出的一樣:

“在我們看來,經歷了去年夏天股市的暴跌后,中國最明顯的變化是:中國比預想中減少了對經濟和金融系統的控制。這在某種程度上是中國改革的結果,尤其是在金融領域。但退一步說,雖然缺少及時溝通,還制定了一些讓人困惑的政策,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已經失去了對市場的控制權。”

周二,中國央行連續第三天上調人民幣中間價報價,今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較昨日收盤價再拉高200點,報6.5628;昨日中間價報6.5626,收盤報6.5822。截至北京時間10:25,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連續兩日大漲至6.5715,與在岸即期利差一度幾近消失。

原文出自觀察者網,金十數據有所刪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