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的煩惱:形式這么嚴峻 經濟不癱瘓才怪
發表於 2016年01月11日
導讀: 人民幣和中國股市暴跌,導致其他新興市場的形式也很嚴峻。本應是全球經濟增長亮點的新興市場現在面臨著巨大的經濟壓力,而背后的衰退原因可以歸納為以下十項。

中國從去年底開始不再令人民幣盯住美元,人民幣中間價更多的是反映一籃子指數。盡管制造業等傳統增長引擎動力不足且降息和財政刺激措施發揮的效果有限,但中國還有新興增長引擎為其繼續恢復經濟平衡提供動力。而對其他新興市場而言,面對中國政策引起的波動與混亂,加以應對的空間卻更加有限。

較小的發展中經濟體正艱難應對中國讓人民幣貶值的決定,墨西哥就競爭性貶值的風險發出了警告,泰國表示自身出口將受影響。上月表示存在降息空間的印尼央行的行長稱,正將穩定作為設定利率時的優先考慮事項并在監控全球形勢。摩根大通新加坡的亞洲新興市場貨幣策略主管卡夫納(Jonathan Cavenagh)表示:

“新興市場無法不受中國局勢影響。中國對其他多數新興經濟體而言非常重要的部分仍然相當疲弱,在匯率貶值的大背景下,將對其他地方的信心造成壓力。”

新興市場正迎來金融危機以來形勢最嚴峻的年份之一,究竟原因何在?以下就是問題背后的十大衰退因素。

1. 盛宴已散
過去幾年中,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經濟學家在內的一些經濟學家不得不下調了他們對于新興市場的預期。

2. 一些國家的情況要更糟
一些國家經濟預期增長率遭下調的幅度更大,例如俄羅斯、巴西和中國。

3. 判斷錯誤
以往對于經濟增長的預測是建立在更高的大宗商品價格基礎之上,當時經濟學家所預測的生產率也更高。但石油、金屬以及其他大宗商品的價格均已大幅下跌。過去18個月間,原油價格下跌了約65%。

4. 政府不作為
政府并沒有利用良好時機和廉價債務來改革本國經濟、以提高競爭力并提升增長潛力。新興市場通過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帶來的增長空間正在縮小。

5. 老齡化加速
勞動力的增長速度沒有跟上,在中國甚至出現了勞動力萎縮——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意味著大批老齡工人退休的同時卻沒有足夠的年輕人來取代他們。其他新興市場也在面臨老齡化問題。這種狀況不僅會加劇長期福利負擔,中期內也會限制增長潛力。和發達國家一樣,發展中國家也在面臨勞動力日益減少的局面。

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表示,制度建設和改革沒能跟上GDP的增長速度,由此產生的斷裂將為許多新興市場克服和過早老齡化相關的問題帶來挑戰。

6. 債務膨脹
債務是最大的問題之一。新興市場在貨幣政策寬松時期大肆舉借廉價債務,現在后果開始顯現。相當于國內生產總值(GDP)近200%的新興市場債務已達到創紀錄的水平。

7. 無視風險
盡管有關債務水平上升風險的警告屢屢出現,但一些經濟體仍在繼續舉債。2014年底至2015年中,中國非金融機構貸款余額增量大約是GDP的7%。但這種舉債活動原本是基于經濟將以更高速度增長的預期。隨著增長前景的黯淡,舉債成本上漲,美元走強,不斷膨脹的債務水平可能會帶來一系列問題。經濟學家預計將發生一波企業違約潮,屆時或沖擊金融部門,增加政府的負擔,抑制對刺激經濟增長至關重要的借貸活動。

現在的新興市場總體來講,比過去幾十年發生拉美和亞洲危機的時候更有準備。很多新興市場已經允許本幣貶值,這可以緩解市場大幅波動帶來的沖擊。很多還建立了可緩沖外部沖擊的大規模外匯儲備。一些經濟體的債務既有本幣計價的也有外幣計價的,所以其面臨的外匯波動風險比以前更為有限了。

一些經濟學家還指出,很多大型的新興市場企業借款人有很大一部分收入是美元收入,并且對其在金融市場的風險敞口做了對沖保護。但是,即使不出現大的金融危機,如此高的債務水平可能也會拖累經濟增長,就像現在沉重的債務負擔抑制歐洲和日本的增長一樣。

國際金融協會稱,在1995年到2006年期間,新興市場國家每一美元債務產生了0.75美元的GDP。但從2010年起,僅產生0.40美元GDP。該協會稱,債務的回報減少,加上已經高企的債務水平,將進一步限制新興市場的未來增長;對許多新興市場公司來說,舉借新債將變得困難,而實現等量的增長需要舉借債務也會更多。

8. 政策工具減少
新興市場國家用來刺激增長的政策工具減少。在金融危機前,新興市場國家平均而言有財政盈余。但現在,他們陷入財政赤字,平均赤字占GDP的4%。下調利率的空間也縮小了。

9. 危機可能波及全球
現在新興市場在全球經濟中所占的比重比幾十年前高出許多。主要發展中國家(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即金磚五國)在全球經濟中的所占的比重就達到25%左右,高于本世紀初的8%。

這就是為何世界銀行預計,金磚五國的經濟增速每下降1%,將拖累其他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速下降0.8%,并拖累全球經濟增速下滑0.4%。世界銀行警告稱,這意味著危機蔓延到其他新興市場的風險很大,而且一些發達經濟體也可能被波及。

10. 情況可能更糟
但這還不是全部。如果新興市場借貸成本飆升,波及效應會更大。

原文出自華爾街日報,金十新聞略有改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