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難見天日 2020年之前合約價低于50美元

發表於 2016年01月11日
導讀: 國際原油價格上周連跌五個交易日,累積跌幅達10%。令人驚訝的是,2018年及之后的原油期貨也一反常態地重挫,遠至2024年的所有期貨合約都不超過每桶54美元。這表明,市場對石油行業前景的悲觀看法越來越濃,油市短期內恐難撥云見日。

上周推動油價下跌的烏云愈發陰沉,而這似乎并不只是短期現象。在即期原油期貨價格大跌10%之際,2018年及之后的原油期貨也一反常態地重挫,這表明市場對石油行業長期前景的悲觀看法越來越濃。

2019年底之前的美國原油期貨目前不到每桶50美元,多數頁巖油鉆探商都難以在這一價位實現盈利。目前遠至2024年的所有期貨合約都不超過每桶54美元。就在幾個月前,許多分析師和管理人員還預期,幾年內油價將反彈到至少60美元。

但在這波不同尋常的跌勢中,長期前景惡化速度與短期基本面幾乎差不多,因為越來越多投資者開始認同高盛的觀點,即油市低迷持續時間將遠超所有人的預期。法國興業銀行全球油市研究主管魏特納(Michael Wittner)表示,

“油價崩跌表明交易員在繼續消化全球供應過剩問題非常嚴重的看法,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解決這一問題。”

近月WTI期貨上周周線下跌3.6美元,周五結算價報每桶33.16美元;2017年12月合約下跌2.66美元或5.6%至每桶45.02美元,同時2018年合約則是下跌2.69美元或5.3%至每桶48.05美元,這波異常劇烈的跌勢使得這兩個遠期合約都創下低點。

錨定效應消失

雖然中長期合約的流動性較差,但通常波動程度不會像近月合約這樣劇烈,且往往對于導致油市波動的短期因素,如庫存增加、地緣政治不確定性以及金融市場波動等不太敏感。

中長期合約往往被視為長期供需基本面的較佳指標,可以粗略評估產油的邊際成本,并可點出產業景氣循環均值回歸(也就是價格最終會向均值靠攏)的時點。

舉例來說,七年前上一波油價崩盤至低點,2009年1月初的近月合約在一個月內下跌超過15%,但當時一年以上的中長期合約價格跌幅不超過2%。當時正價差(遠月合約價格高于近月價格)的幅度要大上許多。

去年及今年年初的狀況并非如此,有很大程度是因為在沙特拒絕減產之后,來自資源豐富的美國頁巖油鉆探業者意外堅持下去。在全球市場上,美國頁巖油業者實質屬于搖擺生產商(swing producers)。

為擺脫油價大跌造成的影響,他們降低開采成本和提高效率的步伐超過預期。根據富國對40幾家美國能源企業的調查,頁巖油生產商的平均盈虧平衡成本現在約為每桶47美元,低于此前預估的每桶60美元上方水平。Mobius Risk Group主管研究和分析的副總裁邵瑟(John Saucer)表示,

“我們發現,過去18到20個月中他們的效率提高了,降低了盈虧平衡價格。這將影響到油價曲線并將降低對未來油價的預期。”

某些企業會利用長天期期貨合約保護未來幾個月或幾年的營收。然而在本周,沒有跡象顯示他們在市場中有所行動,表明市場的走勢更多是受到投資者推動。

高盛在本周召開閉門能源會議后發表的研究報告稱,目前鉆探業者尚未完全接受油價將在一段時間內徘徊在每桶50美元下方的看法。

“投資者預期生產商會出現恐慌,但后者反應敏捷,市場清晰度反而低于預期。”

一些對沖基金也投資遠期市場,但情況并不好。CNBC本周報導稱,業內最出名的油市多頭Andrew Hall去年虧了35%。

買家稀少

誠然,遠期油市不再像以往那樣具有指示作用,部分原因在于流動性下降。

本周交易活動相當平均,說明倉位變化比較溫和。2017年12月期貨一天交易量約為9000手,低于12月初水平。而數據顯示,近月2月期貨每天換手量超過50萬手。魏特納稱,

“期限越遠流動性越低。不需要很多人賣出,就能看到價位變化。”

之前銀行和基金提供了較長期合約的流動性,金融改革舉措迫使它們撤出后,市場的性質發生變化,是導致流動性不足的重要原因,令遠期合約更易受到近期合約波動的影響。

本周一兩油走低,WTI原油跌幅一度接近2%,報32.28美元/桶,布倫特原油一度跌逾2.5%,報32.47美元/桶。

原文出自路透,金十新聞略作刪改